首页 彩立方注册

语言的音乐性

(来源:网站编辑 2019-07-10 18:46)
文章正文
  声音是语言的开始。判断一个句子如何,要看它听起来是否悦耳。语言的基本元素是物理的:词语的声响、声音与静默构成的韵律标记着它们的关系。书写的意义与美感建立在这些声音和韵律之上。这适用于诗歌,同样适用于散文。尽管在散文里,声音的作用常常是微妙的,而且不那么规律。
  很多孩子享受语言之音本身的愉悦。他们沉湎于重复词语悦耳的声响和拟声词的清脆与顺滑感,迷恋有乐感或震撼耳膜的词语,喜欢异想天開地随意使用它们。有些作家保留着这种原始的乐趣,为语言的声音着迷。其他人则随着成长,失掉了阅读和写作中对口语和听觉的敏感。在书写时自觉地意识到词语的声音是一个作家的基本素质。
  好的作者就像好的读者,有一只心灵之耳。读散文时,我们一般都是沉默的,但许多读者却用心中那敏锐的耳朵倾听。枯燥乏味、支离破碎、絮絮叨叨、虚弱无力——这些针对叙事文的常见批评,都是在说声音方面的缺陷。生动、流畅、有力、优美、节奏明快——这些则是散文声音的优秀特质,阅读时我们会享受它们。叙事文作者需要锻炼他们的内心之耳,倾听自己写的句子,在写作时听到它们的声音。
  叙事文中,一个句子的主要任务是指向下一个句子——推动故事。前进的动作、速度和韵律至关重要。步调和动作建立在韵律的基础上,而感受和掌控文章韵律的主要方法就是听到它——去聆听。
  描述好一个动作或者一个观念不是故事的全部。故事是语言构成的,而语言如同音乐一样,本身能够而且确乎表达自身的喜悦。诗歌并不是唯一可以带来听觉愉悦的书写。《原来如此的故事》是一部杰作,生机勃勃的词语、乐感极强的韵律、戏剧性的措辞在书中俯拾皆是。罗德亚德·吉卜林让一代代孩子知道,一个故事的荒诞之美可以有多动听。而不论是荒诞还是美,儿童都是不会拒绝的。
  (摘自《写小说最重要的十件事》,江西人民出版社)
  [美]厄休拉·勒古恩(1929—2018),世界著名奇幻、科幻小说作家,被称为“科幻小说女王”。曾获美国国家图书奖、卡夫卡奖以及7次雨果奖、6次星云奖、21次轨迹奖等,美国文学评论家哈罗德·布鲁姆将其列入美国经典文学作家之中。
上一篇:唐高宗的生存术 下一篇:羞 僧
标签
热门文章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