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彩立方注册

挑 炭

(来源:网站编辑 2019-07-10 18:47)
文章正文


  寒冬季节万木凋零。假期,我正为如何挣下学期的学费发愁,退休在家的周表爷让我经风雨见世面,去云架山买炭。
  潘表婶晓得我要去云架山,叫她家小不点儿来喊我去她家,说是給她外头人江表叔带信。潘表婶坐在火塘边神色黯然,好半天才面带几分羞涩地说:“你跟他说,我想他!”说罢低头掉眼泪。江表叔是窑棚的棚头儿。他在生产队当不了队长,也不愿意受队长的管,不愿意磨洋工,干脆长年在外搞副业,每天向生产队交一块钱,生产队给他记10分。靠山吃山,他烧窑挑炭,给林场砍间伐……四处找活儿做,常常顾不得落屋。我那时不懂男女私情,但我懂得人不伤心不落泪。潘表婶独自领着儿女留守家中,我理解她的心情。我说:“表婶,您放心,我会说清楚!”潘表婶说:“你偷偷地跟他说。”我说:“晓得。”她本来让我给她外头人带双洗脚鞋,最后说:“还是让他自个儿回来拿。”
  去云架山要爬一整天的大山,又是野兽不好打食的寒冬,我娘我大担心。我请父母放一百二十个心……第二天大清早,我穿上草鞋,扛上扁担上路。走到对面山上回望时,我娘还站在门口望我。一阵南飞雁从头顶飞过,想起潘表婶思念亲人的泪水,我顿感别离之意,心中凄然。
  过沈湾徐冲小岭,爬万丈崖。看万丈崖瀑布“飞流直下三千尺,疑是银河落九天”,那份豪情,让心情好了许多。
  这段路不见人家,更加陡峭难走。山高雾大,松鼠和山麻雀在路边跳来跳去,乌鸦哇哇地飞起飞落……我感觉身后有东西跟着,忍不住回头一望,身后跟着一只大灰狼,龇牙咧嘴的。山里人的生存智慧,我扛着六尺扁担,六分之五在身后,扁担头坠着绳子、饭团、备用草鞋,晃晃悠悠的,野兽不敢近身。我镇静地扭头继续赶路,小心提防着身后。蛇不乱咬虎不乱伤。上溯五代,忠厚传家。这是我娘给我灌输的因果报应思想。还有小英雄雨来、王二小、张嘎……我转身咚地把扁担往石头上一戳:“你个孽畜,想干啥?!”大灰狼被我的气势吓跑了!我一身冷汗,总想尿尿,总是尿不出来。都说吓得尿裤裆,不是!
  爬到黄檗山路过息影塔,息影塔是法眼寺开山鼻祖无念高僧的墓塔。我娘迷信,出门时祈愿祖师爷保佑。今天大灰狼没攻击我,莫不是祖师爷真的在保佑?我看四下无人,跪下给祖师爷磕头,请他继续保佑。果然一路连个喷嚏也没再打一个。
  中午就着山泉水吃了饭团,一鼓作气,我找到了云架山江表叔的窑棚,太阳还没落山。
  一条长窑密封,点火不久,烟道里冒出袅袅青烟。在观音合掌样的茅棚里,散乱着窑刀、斧头、鞋子、衣服……一溜儿茅草通铺散发着汗臭。
  窑匠们还在山上叮叮当当地砍伐树木,山歌声悠长,此起彼伏。砍好的窑柴,不时从笔陡的“秀道”上哗地飞流直下,然后用形似弹弓的“马”背到窑场,叫“捡秀”。
  十几个窑匠非亲即邻,他乡遇故知,见面的场面莫提多亲热。他们每天要向生产队交一块钱,落个三毛五毛。因怜惜来回两天工夫,他们很少回家,少不了对家的思念。潘表婶让我带信后,我有心向父母打听每家的情况,“凭君传语报平安”,他们高兴地夸我懂事。掌底子的技工二伯提议:“吃犒席!”大家响应,棚头儿安排保管去附近的代销店买酒肉。窑棚生活艰苦,定期改善生活,不过今天专门为我。
  我说明天清早返回。“除了栎树没好火”,江表叔亲自用炭篓子装通条栎树好炭。一会儿保管回来,说好不容易买到肥馕!窑棚把肉叫“馕”,把筷子叫“拿手”,把刀叫“铁”,把斧头叫“四六”……还忌讳死、血等凶险字眼。
  因临时加餐,大家一起动手。“米吊酒蔸子火,除了神仙就是我!”也有人感慨:“男人无用烧黑炭!”我趁着酒劲儿背诵:“一股青烟冲九霄,顿顿都有馕汤淘。读得四书何处用,何不放下书本学烧窑!”大家哄笑。有人笑道:“你想学烧窑还得长个五到七年……”窑匠们吃饱喝好了,开始说女人……“窑棚不说×,无常老爷也不依!”无常老爷是窑神。
  我示意江表叔到棚外,酒喝多了激动,欲语泪先流。江表叔一惊,以为家里出了啥事。我说:“表婶儿哭着说,她想您!”风大,江表叔揉双眼,好半天他平静地说:“我也天天想她!”
  我跟江表叔睡一个被窝,高处不胜寒,窑棚又四处通风,江表叔把我的双脚夹到腋窝。大冬天,我大也是这样给我暖脚。
  随着“咚咚咚”三下敲瓢声,天将麻亮,我跟着窑匠们起床洗脸吃饭。都默不作声,太阳菩萨出来后才能说话。窑棚有很多禁忌和规矩……
  江表叔挑炭送了我一程,大家依依不舍地目送。
  江表叔掏出一瓶雪花膏让我带给潘表婶:“跟表婶说,我会尽早抽空回去一趟……”又说:“跟周表爷说,炭多称了5斤,他会把钱给你凑学费。”
上一篇: 下一篇:惊 句
标签
热门文章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