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彩立方注册

偶 遇

(来源:网站编辑 2019-07-10 18:49)
文章正文
  他没想到居然遇见它。
  那天下午办完离婚手续,他彻夜未眠。看着曾经深爱的她决绝地远去,尽管他知道自己有错,还是难抑满腔羞愤。他咽不下这口气。
  第二天,天微明,他爬起来,身体被一股左奔右突的气体充盈着。他背上藏匿了十多年的那杆猎枪,悄悄进了山。
  他要开枪,他要杀个东西。
  顺着北坡那条无人涉足的树丛中的小路,走了大概不到一公里,到了一片缓坡。他刚直起腰想喘口气,在两棵大树中间,他看到了它。
  它正低头嗅面前那片土地。
  它警惕地抬头,看过来。他和它相距不到20米。
  双方一对视,他就立刻认出了它。
  它左耳只剩半截儿,断口呈V字形。
  七年前,他和她正恋爱。某夜,在村外的小河边,他俩遇到了拖着两条后腿爬行的它。
  那时,它只有两三个月大。
  她心疼,央求他带回去。
  他们把它抱回家,给它清洗伤口、上药,给它喂肉。
  翌日夜,老狼寻来。他们开门,放它到院里,老狼叼起来就跑。
  此刻,互相看着,他愣了,它也愣了。
  它面前的地上,一片松土。
  他恨恨地想,你的保护神没了,今天我可不客气。
  他端起枪,瞄准了它。
  它眼睛里充满着不解,遠远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,就低下头急急地扒面前的土。
  瞅着它扒土的样子,他想,都说你们智商高,看来你是个缺心眼儿的傻东西,你以为我会等你挖个洞钻进去?
  他正要扣动扳机,它从土里扒出来一只野兔,马上叼起颠颠地跑过来,放到了他脚下。
  然后,它抬起头,巴巴地看他。
  他扣扳机的手僵在那里。
上一篇:井神爷 下一篇:彭博: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,画画是我的远方
标签
热门文章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