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彩立方注册

一山昙花

(来源:网站编辑 2019-09-30 11:42)
文章正文


  “你們来晚了!”
  我老是听到这句话。
  旅行到世界各地,总有热心的朋友跑来告诉我这句话。
  于是,我知道,如果我去年就来,我可以赶上一场六十年来仅见的瑞雪;如果一个月前来,丁香花开如一片花海;十天前来,有一场热闹的庙会;一星期前来,正逢热气球大赛;三天以前是啤酒节……
  开始时,听到这样的话,我总忍不住顿足叹息,自伤命苦。久了,也就认了。知道有些好事情是上天赏给当地居民的,旅客如果碰上了,是万幸;碰不上,是理所当然。凭什么你把“华枝春满,天心月圆”的好景都碰上了?
  因此,我到夏威夷,听朋友说“满山昙花都开了———好像是上个礼拜某个夜里”,心里也只觉坦然,一面还催促他带我们去看看,毕竟花谢了山还在。
  到得山脚下,我不禁目瞪口呆,果真每株花都垂下一朵大大的枯萎的花朵。遥想上个礼拜千朵万朵昙花深夜竞放时,不知是如何热闹熙攘的场面。而此刻,我仿佛面对三千后宫美女———三千垂垂老矣的美女,努力揣想她们当年如何风华正茂……
  如果不是事先听友人说明,此刻我也未必能发现那些残花。花朵开时,如敲锣如打鼓,声震数里,你想不发现也难。花朵一旦萎谢,则枝叶间忽然幽冥如墓地,你只能从模糊的字迹里去辨认昔日的王侯将相、才子佳人。
  此时此刻,说不遗憾是假的,我与这一山昙花,还未见面,就已诀别。
  但对这种遗憾我早已经“习惯”了。王羲之的兰亭雅集我没赶上,李白宴于春夜桃李园我也没赶上。就算我能顺着时光隧道赶回一千多年前参加,他们也必然因为我的女性身份而将我拒之门外。是呀,不是所有的好事都是我可以碰上的,哥伦布去新大陆没带我同行,莎士比亚《李尔王》的首演日我没接到招待券,而地球的启动典礼上帝也没让我剪彩……反正,是好事,而被我错过的,可多着呢!这一山昙花又算什么?
  我呆呆地站在山前,久久不忍离去。这一山残花虽成往事,但面对它我可以无穷想象,想一周前的某个深夜,满山花开如素烛千盏,整座山燃烧如月下的烛台,那夜可有人是知花之人?可有心是惜香之心?
  凡眼睛无福看见的,只好用想象去追踪揣摩;凡鼻子不及嗅闻的,只好用想象去填充臆测;凡手指无缘接触的,也只得用想象去弥补假设。
  我曾淡忘无数见过的美景,反而牢牢记住了夏威夷岛上不曾见识过的一山昙花。这世间,究竟什么才叫拥有呢?
  (选自《张晓风经典散文集》,有删节)
上一篇:网络慈善,谁来补上诚信空白 下一篇:颠倒诗拾趣
标签
热门文章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