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彩立方注册

下辈子再也不和你做死党

(来源:网站编辑 2019-06-10 19:08)
文章正文
  下辈子,再也不和你做死党,因为我难舍这样的分离……
  哭什么哭,越哭越丑。才吼完,你便甩给我一个冷冰冰的背,毅然决然地离去,留下一连串拉杆箱的“吱吱”声……
   可抬眼间,我分明看到了你抬手拭泪的背影。此刻,我多希望你能再回过头,喊我一声“柔丫头”,可你没有,一次都没有。
   没良心的家伙,我恨恨地,几乎是咬牙切齿,死党有你,我也是醉了。只是,望着夕阳下你落寞远去的背影,我的心还是被柔柔地撞击了一下,塞满了不舍与牵挂。
   孤独地回到508宿舍,坐在空荡荡的小屋里,听着窗外不停的蝉鸣声,内心再次涌起莫名的伤感。几小时前的紧紧拥抱,毫无顾忌的哭泣、欢笑与宣泄,此刻已变成了空荡荡的清冷。你说,毕业了,再也没人会在睡觉时用脚骚扰我,和我的头亲密接触了。谁说不是呢,终于解放了,再没有人会监督我睡懒觉了,我笑中带泪。
   柔丫头,想张菲就弹一首吉他,我会听见的。你若无其事地整理着我的满床狼藉,随手弹拨了一下琴弦,我的眼泪又一次涌了出来。一直以来,就这样被你宠着,以至于我们总被别人笑话上輩子是一对。你笑得没心没肺,直说那样自己会吃大亏。有你这样的死党,我真是欲哭无泪。
   每次想起与你的初遇,我更是义愤填膺。报到那天,操场上挤满了人,正要排到我登记时,前面的你一转身,让毫无防备的我被撞得打了几个趔趄,摔倒在地。众目睽睽之下,我羞得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。你不可思议,几乎是夸张地喊道,你咋这么不禁碰呢。我恨恨地白了你一眼,全然不理你粗声粗气的道歉声。
   拖着行李,走进508宿舍,我看到了瞪大眼睛的你。Oh,mygod!真是冤家路窄。只是没有人会想到,你我这对冤家,一学期后竟然成了不折不扣的死党。
   你叫张菲,可外型的粗犷,性格的豪爽,分明就像《三国演义》里的张飞。每次,我笑话你,你总气得不理我,非要我买杯你爱喝的奶茶,向你赔不是。做你的死党,我是不是亏大了!
   不仅如此,你还管闲事管到家了,居然号称是我的保护神,你说气人不气人。有一次,我正看着窗外的三角梅发呆,你居然很神秘地问我,是不是谈恋爱了。我白了你一眼,怎么可能。你神经大条地说,怎么不可能,咱们柔丫头这么温柔,后面肯定有一个加强排。不过,得先领来,我给你把把关。那严肃的模样,俨然是我的家长,估计将人领到你面前,这个恋爱也会被提前拍死在沙滩上。
   每到冬日暖阳,你总会大呼小叫,边把我的被子拿去翻晒,边赶我去阳台晒太阳,全然不理会我细嫩的皮肤会被晒出斑点。和你这样的人做死党,我真是有苦无处诉,泪水只能往心里流。
   此刻,窗外月色流水,洒落一地的清辉。我拿起吉他,轻轻地弹起你最喜欢的歌《一起走过的日子》,泪水不知不觉地再次滑落。下辈子,再也不和你做死党,因为我难舍这样的分离……
  卢松摘自“辽宁青年杂志”微信公众号
上一篇:一个人心里的巨流河 下一篇:请别告诉太多的人
标签
热门文章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